浅学非才

Welcome to my blo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Zombie

在看文件夾的時候發現一篇寫得好好笑的東西(←

以前的我都吃些什麼呢……?

當然有些邏輯還是很微妙,但那種對話的節奏我好喜歡啊!!!

已經不記得這篇到底要寫什麼了,一定是看多了宗必的東西才寫的

雖然當時在寫的時候都會覺得很差勁、不滿意(現在更好不到哪去),但是回過頭去看,以前的自己想法很清楚,是挺讓人摸不著頭續…不過確實地抓住、描述了什麼



日本大概是經歷了一場世紀性的浩劫。

忍足他一向不喜歡把話說死,斟酌著,最後還是選用了"大概"這樣模稜兩可的字。

事情怎麼發生的,已經不太記得了。又是如何走到現在這一步的,他更不願意回想。

清晨的街道上只有自己,晨霧尚未散去,陽光也才甫現而已。靜悄悄的什麼聲音也聽不到,這座城市的機能或許早在那一天就停擺了。
有的時候忍足甚至會以為發生變異的其實是自己,他才是徘徊於另度空間裡,遊蕩在寂靜死城的生魂。

雖然大腦內理智的部分完全拒絕接受這種可能。

日出的時候那些東西的活動力較低,如同自己的姓氏一般,忍足已經習慣輕手輕腳的走路,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
從沒想過只在電視電影中才有的情節有一天居然會兌現於現實生活中,字幕會打上的純屬虛構如今成了最大的騙局。

喪屍、殭屍、活死人、Zombie。隨你怎麼稱呼都好,反正就是那些令人再熟悉也不過,卻又如此陌生的,半生物。

對聲音極其敏感,動作不算快卻力大無窮,神出鬼沒這點最令人詬病……雜七雜八的知識到這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

忍足現在真慶幸自己平時喜靜,一年半月的沒人講話也不至於影響心理素質,況且比這更破壞素質的自那天起做得都不勝枚舉了。

或許自己才是最不正常的一個。

忽然想起曾經和跡部的對話,什麼叫最不正常的一個,他可不記得今天自己做了哪些令部長大人不悅的事。再不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跡部損人的功力又持續進化了。

現在想想那時真是閒得可以,哪來這麼多彎來拐去的小心思。

「我倒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異於常人的地方吶……」總之,還是柔軟地順著話上吧。
「可不是誤會得一蹋糊塗嗎,忍足。」

顯然跡部心情不錯,至少忍足沒再聽見他擅長的,更刻薄人的話語。

這個出身教養良好的大少爺吶……說他刻薄也許太過委屈了,忍足是明白的,只是那個人的雙眼看得比世俗任何一雙眼睛都還更透徹罷了。

比什麼都要清澈的藍色眼睛,看進了靈魂深處,一切都在他眼底無所遁形。

「忍足,本大爺只是有時候想不透。」
「哦?居然會有令世界的跡部大爺想不透的事?真讓我好奇得耳朵都癢起來了。」

果不其然他們家叱吒風雲的部長大人露出極度不齒的表情。

「本大爺只是在想,像你們這樣的天才,少了付出努力的時間,那些時間都落到哪去了?」
「別用落這個動詞啦…好像我成天在掉東西似的……」

忽然變成了一個有點哲學的問題。

既然不用學就會;或是能用比別人更少的時間學會,那被稱之為天才。如果學習相應必須付出時間與心血,那該支付的時間……到哪去了?

這個問題當下不了了之,直到有一天,跡部經過了H班門口,原本應該只是單純地路過,卻碰巧遇上剛從洗手間回來的忍足。

「嗨,跡部,微服出巡麼?」
「不干你的事,今天部活再翹你就看著辦吧。」
「哎…凶巴巴的,我不過就和你打聲招呼麼……」真委屈。

委屈這個詞的價值都跌停板了。

Comments -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例えば今日世界が最後回迎えても キミを愛している》
About me


刀剣乱舞&FGO


台湾人のXantheです。
少し日本語ができます。
中国語(台湾華語)◎日本語△英語x


聲控+腿控
毫無節制地熱愛熟齡美中年
最近一腳踏進了Colin Firth沼
人在意想不到的路上拔腿狂奔
King of 不冷靜
廚二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