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学非才

Welcome to my blo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聽海

姑且是…吧?

我也很喜歡愛著部員們及被部員們愛著的大爺,雖然是 #跡忍# 但他們之間沒有箭頭



又是一堆郵件,每天、每天,哪來這麼多事。

跡部啪啦拉一封一封掃過去,瞥見熟悉的字跡,拆信刀一抓,二話不說挑出來刷地一劃。

哼…?

當事人發出連自己都不知道是玩味還是不屑的鼻音。這麼多年這傢伙還是老樣子,死性不改。還是說,連改都懶?

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接起來夾到肩膀上:「喂?」

「跡部,今天晚上七點,你沒忘吧?」是芥川的聲音,與其說是打來提醒,更像確認的語氣。
「廢話,當本大爺什麼人,啊─嗯?」
「哈,那麼七點店裡見了,拜~」

臭小子。明明都一樣年紀,為什麼總有人好像永遠的十幾歲、二十幾歲。還有一個人……

跡部抬頭望了下鐘,將手上那封信扔進抽屜裡。

「欸…這次這個又吹了啊……」芥川的表情大概沒有他語氣來得訝異。

這樣啊…他頓了一頓,似乎在琢磨著話語。同坐在吧檯上的忍足倒是按捺不住了,一口關西調子喃喃絮絮,抱怨的話語聽起來也不是那麼的無奈。

「啊─嗯?少管這個成天發情的笨蛋了,會被傳染笨蛋病毒的。Four Roses。」

酒保有禮地點了點頭,著手調酒的姿態優雅俐落。

「真過分吶跡部……」
「你倒是非常不介意增加本大爺的工作量。」
「是跡部自己說有什麼煩惱都能找你商量的吶,現在又怪我了。」

杯子跟下酒菜都端上來的時候暫時休戰,芥川投了兩粒花生米進嘴巴裡,用紙巾抹掉指尖上的鹽,「侑士的眼光果然一直很有問題吧,我說?」突然語出驚人。

「哈?我?」喂喂別開玩笑了,號稱全民情聖的本人─忍足侑士,居然會被說眼光很差。

誰在一旁倒是笑開了,「比起眼光差,令人在意的是品味更差吧,嗯?」
「就唯獨不想被你說這句吶。」被跡部嫌品味差還能做人麼,去跳海好了。

跳啊儘管去跳,游膩的時候記得通知一聲,讓本大爺叫直升機去釣你起來。

我不管啦你們這些沒心沒肝良心被狗啃的男人,失戀這麼痛苦還要過來讓你們打擊。忍足嗷一聲把臉埋到了臂彎裡。

想當然只是作作樣子而已,跡部和芥川隔空對看一眼,向服務生加點了魷魚絲。

還真不是第一次了啊。

忍足嘴裡叼著魷魚絲漫不經心地嚼,兩個人隔著他把他夾在中間聊起彼此的現況,跡部不時會想起來拿點什麼東西塞他嘴巴裡餵他,那種感覺簡直像被大人強帶去參加無聊聚會的小朋友一樣。

「不過我說侑士,你怎麼就沒想過要和跡部交往看看?」
「哈?」
「嗯?」

忍足看了看正捏著起司要往他嘴裡塞的跡部,又看了看右手邊口出驚人之語的慈郎。「什麼…還考慮什麼……」啞然失笑。

「我可是認真的喔。」
「…PASS。」
「他肯本大爺還不樂意,開什麼玩笑。」

從以前到現在,管你們吃,管你們睡,管你們身心狀況,現在好了,還要管你交不交男女朋友,當本大爺時間很多啊。誰管你們那麼多,神經病,吃飽太閒。

跡部哼了一聲,No comment。

「絕對很奇怪,這絕對很奇怪。」
「才不奇怪,沒試過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吶!

你又知道什麼了!

「…跟跡部在一起,不會有心跳加速的感覺吶。」

比起來那種東西根本一點都不重要吧!更優先考慮的難道不是彼此的適合度、相性程度、興趣、嗜好什麼的嗎?「難怪你老是分分分!」

重要、當然很重要!「如果沒有心跳加速的感覺,還談什麼戀愛……」

「別管他,笨蛋會傳染的。」
「跡部不會懂的。」

啊,反正本大爺沒興趣懂。

一個晚上圍繞在三個男人的廢話上就這麼過去了,主約的芥川說要提早走原本想先埋單,結果還是讓跡部擋了下來,他也沒再多說什麼,「那當作下次再約時的藉口吧~」

有時候真的很欣賞他那種樂觀豁達。

剩下的兩個人又待了一會,直到忍足說想睡了才準備離開。跡部在裡面結帳,他就在店門口等。
秋天的晚風吹起來涼,忍足默默地將領子立好,整個人大概還沉浸在方才的聚會之中。今晚讓慈郎這麼一說,要是跟這個跡部談起戀愛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倒是想也沒想過。

要和這麼兇猛的男人談情說愛…?他還真是想像不出來。

「…茹毛飲血?」
「喂當本大爺怪獸嗎!這渾蛋!」

不知什麼時候付完帳走出來的跡部挑著眉毛嘖了聲,「走了,到巷口攔車去。」說完扭頭就走,害得後頭只得連忙跟上。

「吶、你又知道我剛才說什麼了。」
「哼,就憑你那腦袋,肯定還在磨蹭剛才慈郎說的話吧,真是的,傻不傻。」

我說吶,你成天就說別人傻啊笨蛋的,好歹我忍足侑士也有天才這個稱號吶。

前頭的人聞言忽然停下了腳步,忍足不明究理,卻也跟著停了下來。

身著體面風衣的背影好像嘆了口氣,他回過頭:「本大爺當然知道你是天才,但只限於少數方面。」常道天才就是某些部分異於常人,至於其它的狀況如何就見仁見智了。

至少在情感方面絕對稱不上是個天才。

跡部沒有說出口,想必忍足自己明白。他只是再度抬起步伐:「跟上。」

時間已經有些晚了,車不好攔,兩個人明天還有工作都想早點回去休息。跡部乾脆用電話叫車,人就在巷口等。

「吶,難道跡部就不想談戀愛,找個伴麼?」
「想是沒什麼想過。」
「不寂寞麼?」
「那種事也沒想過。」

別誤會了,不是"不想戀愛",而是"沒考慮過談戀愛這件事",明白?

「…跡部真奇怪。」正經八百的補充卻把誰逗笑了。
「你才奇怪。」

你一言我一語中,終於等到車燈從遠處緩緩地照了過來,跡部正打算等車靠近點再招手。忽然袖口被旁邊的人一扯,他頭也沒回:「又幹嘛了?」

「吶,不然跡部我們接吻看看好了?」藍毛的雙眼一亮,那種忽然想到了什麼好點子的口吻,喜孜孜的。

跡部這次回過頭了,逆著光的臉,臉色一沉,露出一副這傢伙腦袋終於壞掉了的同情眼神。

計程車穩妥妥的停到了兩人面前,「好了上車吧戀愛達人。」說著就抓人往車內一塞,和司機交代忍足家的住址的同時,他單手倚在車頂上低頭說道:「快回家早點洗洗睡吧,真是。」拜了、然後反手關上車門。

大概過沒多久還是會收到寫著大海顏色的信吧,無論今天的海是什麼顏色,本大爺都會照單全收的。就放心地寫、盡情地寫,然後再告訴我,今夜你想要夢什麼。

Comments -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例えば今日世界が最後回迎えても キミを愛している》
About me


刀剣乱舞&FGO


台湾人のXantheです。
少し日本語ができます。
中国語(台湾華語)◎日本語△英語x


聲控+腿控
毫無節制地熱愛熟齡美中年
最近一腳踏進了Colin Firth沼
人在意想不到的路上拔腿狂奔
King of 不冷靜
廚二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