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学非才

Welcome to my blo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F

滿腦子阿湯哥手刀疾馳後的產物



「這種內神通外鬼的事,我敢說,一隻手都數得出來。」

一疊文件被摔到桌面上。

「但偏偏,就我所知有限的案例當中,就出現過忍足侑士的名字。」

忍足侑士,令人頭痛的麻煩人物。無論是敵方,甚至是我方。

狡詐、善欺,再危險的任務也游刃有餘,如入無人之境。心理戰、間諜戰,乃至於一般的駁火、搏擊,偽裝更是箇中翹楚。

沒有人認識真正的他,更沒有人真正認識他。東拼西湊,從不同人的口中,由龐大虛虛實實的片段構築而成,沒有真面目的忍足侑士。

而現在,這個深藍色的男人,狹長的眼尾挑進了瀏海裡,一臉興味盎然地打量著他。

「吶,我只是好奇。像你這樣…」他用雙手比劃了下,這人說話時好像一定得做些動作不然就無法言語似的,意識過剩的演出。「像你這樣,要臉有臉,要錢有錢,腦袋也不差……」但個性有點惡劣就是了。

他砰地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半側過身來,「像你這樣的公子哥兒,為什麼要來做這行?」圓型的鏡片微映著光,柔和了這個色調偏冷的男人。

「都不干你的事。」

哇哦,真可怕。男人抿著嘴笑了,「吶,我忽然很想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開槍時都是什麼表情,揍人或是被揍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一下,「或者,和你接吻會是什麼滋味……」

「哼,你想知道本大爺現在在想什麼?」

忍足眨了眨眼睛,並且不由自主的,附耳過去。

當那深藍色的腦袋湊近之際,誰緩慢而清晰地開了口,一字一句:「壞孩子就該被綁著吊起來,狠狠抽上一頓屁股。」

「…好刺激……」小麥色的男人閉上眼,三個字說得有些微顫。他咬著下唇,那暗色的眸再度睜開時竟帶著溫潤的光。

「…可是,我怕疼。」


<沒有然後>

Comments -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例えば今日世界が最後回迎えても キミを愛している》
About me


刀剣乱舞&FGO


台湾人のXantheです。
少し日本語ができます。
中国語(台湾華語)◎日本語△英語x


聲控+腿控
毫無節制地熱愛熟齡美中年
最近一腳踏進了Colin Firth沼
人在意想不到的路上拔腿狂奔
King of 不冷靜
廚二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