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学非才

Welcome to my blo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存梗]人魚

人魚梗一直想寫很久了,但沒有噬魂那麼久遠

一直醞釀著,也有試著動筆寫過,但就是寫不出文章來,就發個梗自存

最初的設想是打算寫自創的,為了讓漸漸有失憶症狀的我未來能夠一看就懂,保險起見先代入某兩位角色

丟臉的東西摺起來


是一個男人在沙灘上撿到男人魚的故事

男人在暴風雨過後的那一天,在一片狼藉的沙灘上撿到了躲在礁岩陰影處的男人魚

明明看起來奄奄一息,倒在沙灘上的臉卻好像滿不在乎的樣子

男人把他帶回去,用乾淨的水泡著

人魚的身上有著宛如藤蔓似的紋路,從魚尾以上的腹部開始,一直蔓延到他的半張臉上

他的魚尾上有鱗片脫落、大片大片像是潰爛的傷口

男人知道覆在人魚皮膚底下,那個青綠色的,像是紋身一樣妖豔的圖騰,其實是順著血脈蔓延的毒

剛撿回來的人魚似乎中了太多毒,眼睛、耳朵都不太清楚,他對於男人發出的訊息都有淡泊的反應,似乎也放棄了抗拒

他總是一個人,靜靜地沉在浴缸底,或者靠著浴缸的缸壁,凝視著虛空中的一個點久久不動

男人認為那是人魚的語言和陸地上的人類不一樣,沒有在這個部分執著太久,無論是要幫人魚換水、還是拿東西給他吃,都只是做個手勢、樣子讓對方知道接下來自己的動作,便自顧自的行事起來

人魚似乎不能接受含有不自然添加物的東西,好比食物,除了新鮮的蔬菜水果、天然酵母的雜糧麵包那種東西之外,人類所食用的東西對人魚而言味道都太複雜太強烈、甚至含有太多太多餘不該有的東西了

相處了一段時間,久而久之居然連男人的食物都變得清淡健康起來

還有藥物,由於不能放任潰爛的傷口不管,男人弄來了水族箱魚兒所使用的藥劑

才剛倒了莫約一瓶蓋的分量、那個淡漠幾乎沒有表情,甚至也不太愛動的人魚突然在相對狹小的浴缸內翻騰掙扎起來,劇烈的程度簡直就像他往水裡扔了什麼化學藥劑起了反應似的

深藍色的人魚甚直一度痛苦得想從浴缸中掙脫出來,最後重心不穩翻倒在浴室的磁磚地上

幸好他眼明手快連忙扭開了花灑就往他身上注,才讓呼吸急促,面如死灰的人魚慢慢安定下來

他忽然覺得,人類做出所有的一切,對人魚而言都是多餘的

食物也好、藥也好、甚至語言也好

為了人類能夠生存,他們往海底排放了有毒的廢棄物,無法打撈的渡輪、飛機,沉到了海底去將油汙擴散到這個70%由海洋所包圍的星球上

然後,宛如星球苦難縮影的這個人魚,靜靜的,用一雙沉穩的藍紫色眼睛望著他,沒有憐憫沒有寬恕,當然也沒有遷怒

有一天,人魚開始唱歌,在滿月的夜晚

那是出乎意料地低沉,卻又無比溫柔的歌聲

等待著那個被歌聲所吸引到浴室裡的男人,人魚說起了他的故事

雄性的人魚壽命很長,卻沒有生殖能力

而雌性的人魚魚尾會隨著生理的成熟而變化成雙腿上岸,和陸地上的男人結識、結婚、生子;雌性的人魚一旦得知自己懷的是人魚就會回到海邊,將孩子交給自己的兄弟,再回到陸地上生活,平均壽命比一般的人類再短一些

人魚幾乎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親,都是由母親的兄弟所帶大,然後延續生命

男人所撿到的這個人魚,是思念已經上岸的姊姊才會冒險來到海面上,他在被汙染的海水域中待得太久了,所以才會一身是傷的出現在男人面前

為了完成人魚的心願,男人開始動身協助找尋人魚姊姊

只是人魚忘了自己的壽命比雌性人魚還長,他在海裡等得太久,在路途上迷失得太久,花了太多時間,最後只得到惠里奈早已不在人世的消息

而惠里奈也沒有產下人魚的子嗣,他再也接觸不到和姐姐有關的一切

男人給了他一張泛黃的,由惠里奈的孫子所轉交的照片

那個他所認識的,青春洋溢,宛如人魚公主的姐姐,一臉幸福地笑著

他不是五大洋中海底碩果僅存的一條人魚,卻是孓然一身



2015/07/14 改寫更新,仍是腦洞

是一個男人在沙灘上撿到男人魚的故事。

男人在暴風雨過後的那一天,在一片狼藉的沙灘上撿到了躲在礁岩陰影處的男人魚。
暴風雨所帶來的碎片、漂流物將他全身上下割得遍體鱗傷。男人甚至不知道人魚是如何上岸,又是怎麼將自己藏身於此的。

在狂風暴雨過後那碧藍得一如水洗的晴朗艷陽天之下,蜷伏於乾燥砂礫上的人魚。男性的上身和結實的魚尾縮在毒辣陽光照射不到的那一小片陰影之中。縱使發現有人靠近,仍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男人放膽了去觸,失去水分的肌膚也沒了彈性,人魚一動也不動。

明明看起來奄奄一息,倒在沙灘上的臉卻好像滿不在乎的樣子。

其實當初並沒有想得太多,男人找來一條毯子,將身受重傷的人魚帶了回去,用乾淨的水泡著。人魚的身上有著宛如藤蔓似的紋路,從魚尾以上的腹部開始,一直蔓延到他的半張臉上。他的魚尾上有鱗片脫落、大片大片像是潰爛的傷口。

當每次幫人魚更換清水的時候,男人隱約明白了覆在人魚皮膚底下,那個青綠色、甚至靛藍,像是紋身一樣妖豔的圖騰,其實是順著血脈蔓延的毒。
人魚似乎中了太多毒,視力、聽力都受到嚴重影響。原本應該通透的眼珠黯淡,毛髮及皮膚也很粗糙,尚未癒合的傷口則有令人觸目驚心的顏色。

他對於男人發出的訊息都有淡泊的反應,似乎也放棄了抗拒。

最開始的時候,人魚總是獨自靜靜地沉在浴缸底,或者靠著浴缸的缸壁,凝視著虛空中的一點久久不動。

男人認為那是人魚還負傷在身,而且語也言和陸地上的人類不同的緣故。並未作多想,無論是要換水、還是拿東西來給他吃,都只是先以語言告知,加上簡單的動作及手勢讓對方知道接下來的意思,便自顧自的行事起來。

人魚似乎不能接受含有不自然添加物的東西,好比食物,除了新鮮的蔬菜水果、天然酵母的乾果麵包那種東西之外,人類所食用的東西對人魚而言味道都太強烈太複雜、參有太多多餘不該有的東西了。

還有不能放任潰爛的傷口不管。男人找來水族箱魚兒所使用的藥劑,雖然並不知道是否管用。才剛投入約三分之一瓶蓋的量,那個淡漠幾乎沒有表情、甚至也不太會動的人魚突然在相對狹小的浴缸內開始翻騰掙扎,劇烈的程度將水都潑了出來。
男人第一次看見在他眼底翻湧的驚恐,人魚伸出手,那樣無可那盒又驚懼的表情。他沒有說話,也發不出悲鳴,只是朝著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人類伸出了手。他痛不欲生得一度想從浴缸中掙脫出來,在男人沒來得及上前搭救之前,就重心不穩翻倒在浴室的磁磚地上。

男人連忙扔了手裡的藥衝上去扭開花灑就往他身上注水,才終於讓呼吸急促、面如死灰的人魚稍微平穩下來。

他忽然覺得,人類做出所有的一切,對人魚而言都是多餘的。

食物也好、藥也好、甚至語言也好。

為了人類能夠生存,他們往海裡排放了有毒的廢棄物,那些無法營救打撈的渡輪、飛機沉到了海底,毒素在大氣、土地上瀰漫、擴散到這個70%由海洋所包圍的星球上。

然後,宛如星球苦難縮影的男人魚,靜靜的,用一雙沉穩的眼睛望著他,沒有憐憫沒有寬恕,更沒有遷怒。
在濕冷的、滴答垂著水珠,彷彿用炭筆描繪出來,連窗外的光芒都是鉛灰色的世界裡,他無聲擁抱了沉默的人魚。

水的溫度,水的味道,失去了光澤的魚尾跟黯淡的,沒有神采的眼睛。

啊。人魚張開嘴,輕渺的吐息在空氣中溢散。

在男人悉心照料之下,人魚的身體狀況逐漸好轉。他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魚尾也長出了新的鱗片和完好的肌膚。雖然還是只能待在浴缸裡哪也去不了,但他也開始會對周遭做出反應。在男人清洗浴缸時會縮起尾巴,或者在他接近時會靠到旁邊來。

男人有時帶著書來到這裡,有時只在屋內放著唱機,什麼也不做。搬了張椅子靜靜聽著不時混入了濺水聲的旋律。
天晴、陰雨、沒有月光的夜晚。有時候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時只在該用餐時漏個面。當男人太久沒出現時,他就躲在水底噘著嘴對水面上的人影吐泡泡。

男人給他吃塗了蜂蜜的麵包,甜絲絲的滋味令人魚也驚艷。他笑著以指抹去人魚唇畔的甜膩含到嘴裡,下一秒安安分分的人於卻從邊緣撐了起身。嘩啦啦的,清水順著他結實流線的身體線條傾瀉而下,驀然被弄濕一褲子的男人嘴裡還叼著半塊剩下的麵包,濕潤微渺的溫柔氣息卻覆了上來。

按在他大腿上的手是是濕淋淋的,為了支撐身體而按在他肩頭上的手自然也溼濡了衣衫。
嘩啦一聲彷彿水做的人魚又翻了回去,濺起半高水花。這下浴缸裡的水有一半都消失了,男人楞著一張臉靠過去看,水只勉蓋到腰際的誰,二隻手一條尾巴啪答啪答垂在外側。

無奈的眼神向上一瞅,看見被自己弄得一身狼狽的男人竟忍不住漾出了笑。

好像在枯黃的原野上綻放一朵名不見經傳的花。

有一天,人魚開始唱歌,在滿月的夜晚。

那是出乎意料磁性,卻又無比溫潤的男中音。

等待著那個被歌聲所吸引到浴室裡的男人,他停止歌唱,用和歌聲如出一轍的溫柔嗓音,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雄性的人魚壽命很長,卻沒有生殖能力。

而雌性的人魚魚尾會隨著生理的成熟而轉化成雙腿上岸,和陸地上的男人結識、成婚、生子;一旦得知自己肚子裡懷的是人魚就會回到海邊,將孩子交給自己的兄弟,再回到陸地上生活,平均壽命比一般的人類再短一些。

人魚幾乎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親,都是由母親的兄弟撫養長大,然後又是新的循環,誕生、相見、別離。

男人所撿到的這個人魚,是思念上岸已久的姊姊才會冒險來到海面上。從也許連的地圖上都沒有標記的地方遠渡而來,他行經了遭受汙染的海域,又不巧遇上了暴風雨,所以才會奄奄一息的出現沙灘上。

為了完成人魚的心願,男人開始動身協助他找尋找那名上了岸之後就失去音訊的姊姊。

只是人魚忘了自己的壽命比雌性人魚還長,他癡癡地在海裡等得太久,在路途上迷失得太久,花了太多時間,最後只得到姊姊早已不在人世的消息。

而他的姊姊也沒有誕下人魚的子嗣,就算在海裡等得再久,也聽不到姊姊在岸邊呼喚他的聲音。

男人給了他一張泛黃的,由姊姊的孫子所轉交的照片。那個他所認識的,青春洋溢,宛如人魚公主的姐姐,一臉幸福地笑著。

原來人魚的眼淚並不會變成珍珠,只會渾圓的、晶瑩剔透的無聲從臉頰上滑落,低進了水裡;人魚並不是長生不老的,甚至常常再也見不到最愛的手足最後一面。

他不是五大洋中海底碩果僅存的一條人魚,卻是孓然一身。

Comments -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例えば今日世界が最後回迎えても キミを愛している》
About me


刀剣乱舞&FGO


台湾人のXantheです。
少し日本語ができます。
中国語(台湾華語)◎日本語△英語x


聲控+腿控
毫無節制地熱愛熟齡美中年
最近一腳踏進了Colin Firth沼
人在意想不到的路上拔腿狂奔
King of 不冷靜
廚二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